迦哥迦哥迦

本体:紧紧抓着迦哥哥手办的性转黑胡子氏。

今天在Apple Music上看到ND作品的翻唱辑了,我打心眼里感到开心。然后我想,不如推荐一下本尊的作品,让更多人知道他吧。

回忆起来,我应该是从高中(还是初三,记不清了)开始听他的歌,头一首就是River Man。我很清楚地记得,这首歌陪我在深夜消化掉不少化学习题。我曾经还把他推荐给身边的几个朋友,甚至还在独处时唱River Man解闷,或者揣摩他的几句歌词打发时间。一晃过了这么多年,我仍会隔段时间loop几个小时他的专辑,这些歌曲的曲调,歌词和吉他指弹跟鲣鱼干一样耐听,怎么也嚼不厌。任何一个时间,翻出他的任何一首歌听,都显得非常合适——正如村上春树借主人公渡边彻评价菲茨杰拉德。

我听过他的每一首作品——并非因为我是多虔诚的粉丝(根本不算),而是因为他去世得太早,留下的作品太少了,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花一个下午听完。这可真是个相当令人忧伤的理由:我的list of looping里,披头士几乎凋零了,大卫鲍伊回了外星,平克弗洛伊德算是散了架,去年还是今年年初,连莱纳德·科恩都不在了,但他们都有过非常辉煌的时期,也留下了非常丰富的作品集,多到足够乐迷们写出一套编年史。而尼古拉斯·罗德尼·德雷克不行,他活得太短了,短得照片都没留下几张,短得连27岁俱乐部都进不了——他才活了26岁。

这些年里,我还偶遇过他很多次:电影插曲,冷门乐评,画面模糊的纪录片,还有音质失真的口头转述,现在还有他的翻唱专辑。每一次我都很惊喜——噢,还有这么多人记得这个人,所以某种意义上他还活着,起码还活在生者的意识里。他的那么一指甲盖吉光片羽都由喜欢他的人们复原了,哪怕只有那么一瞬间,也称得上一个小小的奇迹。

于是我想,如果我能把他推荐给更多人,让他被更多人喜欢,那么他也许就能一直活着,永远都不会迎来马尔克斯说的“第二次死亡”。所以趁着午休,我决定把他的这首歌挂上lof,再打上一行小字,告诉能看到的每一个人——Nick Drake写过三张专辑:Five Leaves Left,Bryter Layter,以及Pink Moon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