迦哥迦哥迦

本体:紧紧抓着迦哥哥手办的性转黑胡子氏。

做只猫,做只狗,不做成人

比起小说废文之类,我大概更适合写杂谈。

反正常年脑袋空空如也,想不出什么好情节,即使有,也会被我翻来覆去反复无常的性格渐渐磨得一干二净或是彻底变形。相比之下,我脑袋里塞满了乱七八糟的感想——产出之快简直甚于地球人制造垃圾的速度(也算精神垃圾了),于是它们就被我非常潦草地码在一个角落里,堆成一个高丘,高得掉下来能把脑子砸疼。

趁着fz联动这阵风,昨晚看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第一卷看到半夜三点,下午又顺便跳过中间几卷,直奔据说出现了赫菲斯提安的魔眼列车。我很少看轻小说,这大概是第二本,或者第三本。不得不说这个系列某种意义上非常可怕——一口气跳过十年,直接开始讲述韦伯——现在是埃尔梅罗二世的lord/教师生涯兼侦探故事。

作为前观众和现读者的我,一开始就毫无准备,看到一个长大后的韦伯——还是从弟子视角,这令我十分不安。这十年里发生过什么,他现在到底是个怎样的人,我都一无所知。

有点阴沉,苦大仇深,但经常会不自觉地流露出某种温柔的情绪。这股非常隐秘的温柔不只是在怀念某人时,就连对初识的小孩,烦死人的学生,生前百般看他不顺眼的老师,甚至平时捣蛋的垂死野猫,都会自然地表现出来。

于是我松了口气:这人长成一个不错的大人了,尽管有点胆小,又啰嗦,还特别别扭,但无论如何他都是个最不像魔术师的魔术师,以及非常好的大人。甚至可以说正因为知晓责任也了解自我,他过得过于辛苦,乃至整个第一卷都散发着一种异常苦闷的(圣遗孀)气息:只是平凡之身,总是不能达成最殷切的愿望,且他本人也非常清楚这点,但如果放弃努力,那么他就什么都不是了,于是他度过人生的方式成为一种痛苦的挣扎。

遇到强大的对手他会吓得不行。知道自己一旦卷入死斗肯定是翘辫子那方,这才有了特意蓄的长发和雪茄礼装——但就是这么副德性,也从来没打算逃跑。一边承认自己的无能一边强迫自己抵抗,让人觉得每场战斗的敌人都只有他自己。

这种主角让人心情复杂。就像很多人喜欢看爽文,我也喜欢见到成熟的埃尔梅罗二世,而直视他为成长的付出的代价又让人堵心。估计三田老师已经摸清读者尿性,用各种情节一遍又一遍提醒读者:你们的韦伯就是这样过来的,非常狼狈,而且会一直狼狈下去。普通人做主角就是这么艰难,不能推卸责任,也不能撒泼打滚,遇到麻烦只能硬着头皮上(就算有美貌义妹和可爱内弟子也一样)。

所以非常有趣——学生们都很喜欢他,主要角色们也很中意他,但这一点也不突兀,也不汤姆苏惹人烦。他之所以受人尊重,是因为他值得被尊重。我也喜欢他,因为他真的讨人喜欢,不过估计他本人并不太觉得,唔,毕竟自我评价过低也是他的萌点之一。



评论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