迦哥迦哥迦

本体:紧紧抓着迦哥哥手办的性转黑胡子氏。

昨晚终于凑齐10个书页,立即兴冲冲地给孔老师再临。
我的非洲人战队很少用书页,之前也没料到这么快能有自己的孔老师,再加上上个月刚给特斯拉师傅满破完,仓库一点存货都没有,10个书页9个都是这个月赤手空拳刷日常本攒出来的。掉率愁人,为了省AP只好刷海德公园,经常打到一半差点昏死过去。像我这种特别厌恶重复作业的人,最后居然凑齐了真的很欣慰。
以前蹭人家的直播和语音看过孔老师三破,早就知道作为你月亲儿子,老师连语音都有两套,立绘也是费尽心思。但真到自己见证小韦伯露出笑容的时候,感受完全不一样。身披红披风的韦伯大概真是“为了看你的梦想和你的海而来”的吧。
以肥肠复杂又肥肠感慨的心情把小韦伯的语音点了一圈,又把二世和韦伯的语音对比着听了好几遍。想到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里的老师,完全长成了一个阴郁别扭,但其实某种意义上心灵纤细,甚至算得上很好心的大人,这种感慨就更强烈了。
唔,“辅助他人”的能力既是诅咒又是祝福,所以说老师的人生还真是悲喜交加啊。如果有人像喜欢小韦伯一样喜欢着孤独的二世,一定是因为理解了成长的辛酸了吧。

评论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