迦哥迦哥迦

本体:紧紧抓着迦哥哥手办的性转黑胡子氏。

羡慕你有个好哥哥

完整版,妹有cp,我只是想调戏一下型月海藤瞬。

在my room里戳帅哥时,请一定记得锁门。





“绝妙的素材!当主人公向知心人一诉心中矛盾纠缠时,与其爱恨交织的毕生死敌忽然现身——接下来,会发生什么?”

“啊……这真是紧张如弦上之矢的一幕,激烈如雷电轰鸣的一幕,我要把它写进最新的剧作……此处定能赚取观众席窒息般的寂静——和雷鸣般的掌声!”

“接下来墙上会捅出一个洞,名为——迦勒底大空洞。我身怀着全世之恶,从里面爬出来,把你们全部吞掉。”我说,“唉,真的,算我求求您了,闭嘴吧莎士比亚先生,这事您是怎么知道的?”



出于一点机缘巧合,前几天,我房间的墙上开了一个大窟窿。

 

我跟玛修去达芬奇工房拿修补墙壁的材料,正巧在走廊遇上阿周那。本来互相打个招呼也就完事了,想到那天他在我房里没来得及诉完的一通衷肠,我又忍不住上去碎嘴一番:


“唔……真要算起来,整个迦勒底我年纪顶顶小,这话怎么也不该由我说,不过……唉,你出身不寻常,从小不缺吃不缺穿,模样也顶讨人喜欢,平日里肯定无趣得慌。可是,既然有个这么好的哥哥,你还有什么可不高兴的,要向圣杯求……什么……永远的孤独?我晓得你年轻,觉得身边没人能理解……但许这种愿,不是小孩赌气吗?”

 

话才讲到“好哥哥”,他的一张脸便变了色。“永远的孤独”时,两颊已经几不可见地红了好几红,又白了好几白。最后,他总算赶在我说完前,恢复了那副端端正正的仪态。谁知“小孩赌气”一出口,他还是没绷得住,红晕再次由颧骨漫到了耳朵尖。这一串表情一个不落欣赏下来,好不精彩,连不怎么知情的玛修也看得眼睛眨眨。

 

“御主,恕我愚钝。您说的是我哪位兄长?坚战兄,还是怖军兄?”

 

这硬嘴鸭子。哪位老兄,还不是跟你打得拆了墙的迦兄。明明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孩子,性情却天差地别。我又瞧了瞧手上的修补剂,气不打一处来,面上却故意笑嘻嘻,直勾勾盯着他不说话。他脸上果然又挂不住,口气也稍稍放缓了些,“我也是……来了这里才知道,他是我异父的长兄。突然打起来……只是……只是当时……想到那些话全被他听到……就做出那种反应了……”

 

“但迦尔纳的愣脾气,你比我们都了解呀。反正下次你们再打起来,我可就要怪你咯。”我抬起手背瞧了瞧,“说起来,我还不知道除了补充魔力,令咒还有哪些妙用呢,值得探索,值得探索……”

 

阿周那也不回答,低头检查左边箭匣里头是不是进了芙芙。见他吃瘪,我叹了口气。得亏这位天授大英雄年纪轻、涉世浅、脸皮薄,跟他老兄完全不是一回事。虽说那位确实是从者界的朱砂痣、白月光,最初的楷模、最后的良心,但——有两个迦尔纳打起来的话,就是穿了两副黄金甲我也不想劝架。

 

玛修赶紧冲我挤挤眼,示意嘴下留情,我也冲她嘴角一咧。害羞是好事,知耻而后勇,知耻而不拆墙,知耻而兄弟关系建设前景无量,害羞得刻骨铭心一些,我补墙的次数也少一点。“小惩大戒,这个月大家的种火和素材都由你们俩负责吧。做了队友就要好好相处,可别又让埃尔梅罗二世先生为难。”

 

他点了点头。我见好就收:“此时此地,御主我可是真心羡慕有哥哥的你呀。好不容易能相遇,想对战的话,训练室24小时开放,大大方方邀请就是嘛。”

 

我挥挥手,拖着玛修告别了致歉的阿周那。“前辈……以从者的听力,正在隔壁修墙壁的迦尔纳先生应该全听到了吧?”玛修凑在我耳边小声问道。

 

“听到好啊,省得我说两次,怪烦的。是吧,迦尔纳?”

 

 


评论(2)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