迦哥迦哥迦

本体:紧紧抓着迦哥哥手办的性转黑胡子氏。

动物园

酝酿已久的傻弟弟系列。





 

 

 

 

我们在猴子面前接吻了。

 

那天非常热,但我和迦尔纳依然去了特异点的动物园。

 

我们按游园指南一路走过去,几乎没有说过话。除了蝉,没有动物愿意招呼我们。老虎在笼子里焦躁地踱步,犀牛一直背对着我们,小鹿们半卧在远处的树荫下乘凉,没有丝毫要起身的意思。

 

只有一只年幼的黑色猴子坐在玻璃墙边。我蹲下来,试图与之对视。他似乎不太乐意理我,一直单手托腮,露出一副非常忧郁的神情,一双黑漆漆的眼珠望着远处出神。

 

我顺着猴子的目光望去,才发现头顶有一道禽鸟防护罩。蓝灰色的防护罩被架设在数十米的高空上,松松垮垮,像一道巨大的、即将落地的捕兽网。网下的观光区里,有几个肥胖的男人正脱下上衣擦脸,他们的孩子往护栏里胡乱投喂着零食,手里抓的鹦鹉翎颜色神似迦尔纳黄金甲上的绒毛。

 

有一瞬间,我认定动物园是个巨大的映射群,小猴是不语的智者,自己才是真正的野兽,该提亚撒下的巨网随时落到我们头顶。我伸出手掌贴在玻璃墙上,和猴子的五指贴合,几个兴奋的女人涌来一股蛮力,把我挤到后边,“看这只猴子,它好像很伤心哦!”她们举起手机,对准他悒然的脸,快门不停咔嚓咔嚓。

 

我踉跄了一步,身后有双手恰如其分地扶了一把。我下意识回头,迦尔纳非常平静地眨着眼。他看上去没有任何不适,绿眼睛深邃似湖水,既没有流汗,也没有被晒红,苍白、纤细、非人,一如既往。而我,汗流浃背、头昏脑胀、风度尽失,残存的一点理智也将融化殆尽。我们俩来自一个子宫,共享半副血脉,没有半点相似之处。

 

我忽然很愤怒,尽管毫无道理可言:太阳带来光,光带来炎热、动物的低落,还有成群对人理烧却一无所知的庸人。而迦尔纳正是苏利耶之子——糟糕的天气、无礼的观光客、不顺心的种种,只能归因于他无疑。

 

围观的女人们迅速找到了下一个目标,纷纷散去。小猴忽然把头转向我们。我一把抓住迦尔纳的背带,凑了上去,恶作剧般欣赏他急剧缩紧的瞳孔。猴子在看我们接吻,真有趣,可实际上,一团浓灰的惘然堵在胸口。既然猴子们会为桎梏而悲伤,那么也会因爱恨而亲吻吗,又或者说,我们就是猴子,而猴子是我们,轮回尽在天网之下,所以无处可逃?

 

我攥着迦尔纳的手臂,恶狠狠地盯着他。


他始终不发一语。最后,他叹了口气,正色道,“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,由我来杀死你。”

 

啊,迦尔纳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如此憎恶你,憎恶你身上贫者的见识。



评论(4)

热度(49)